秋山临枫钓银狐

文笔烂,挖坑不一定填,画渣。以及不要脸。

上次的少年千雪。改了改重发。
这次bug再多都不改了。

暗中观察的俏如来表示什么都没看到。

温默。温默。温默。注意避雷。
角色是金光的,ooc是我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要问为什么温皇会出现在血色琉璃树,连带着他的躺椅?

温皇会一翻手,羽扇半掩面容,一双本就较常人略小的眸子似笑非笑地盯着你,直到你后颈发凉毛骨悚然,然后自动转移话题。

这是俏如来亲身试验得出的结论。

俏如来想,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值得探究到底的大问题。或者说,有师尊和这位难以捉摸的前辈打太极,中原或许可以减少许多麻烦。毕竟温皇前辈连躺椅都带来了,八成是要长期蹲守师尊的。

虽然只有八成的把握,还需考虑其他情况。但总的来说,这着实是件好事。

对自家师尊有着十二万分信心的俏如来下了定论。当即将满腹心思掩在面皮下,顶着某道始终饶有兴致地戳在他身上的目光,毕恭毕敬欠身拜别师尊,沉着镇定兼冷静地步出结界。

然后悄悄松了口气。他想,剑无极的好日子终于来了。

看着俏如来的身影渐行渐远最后消失,温皇这才出口点评:

“这块璞玉苍离先生打磨得很好。”

“但还只是璞玉。”

徒弟的话题似乎比较容易让默苍离开口。温皇心里想着,嘴上不忘点出:

“你对俏如来的要求很高。”

默苍离对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情没有做出回应,但温皇并不打算让话题就此终止。

“是对徒儿,还是传人?”

默苍离闻言,面色须臾不变,语气平淡地反问。

“有区别吗?”

温皇同样似笑非笑的神情不改,又一个反问将问题打了回来。

“没有吗?”

四目相对。面对陡然凌厉起来的视线,温皇仍是从容不迫的模样。羽扇轻摇,双眸含笑。

不欲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,默苍离垂下羽睫,懒得再看这油盐不进的人。只道:

“温皇的视野倒比表面所见更为宽广。比起关注太过深远的事物,不如多想想你心爱的蝴蝶。”

闻得人话中讽意,温皇摇摇头,很是诚恳地慨叹:

“只是表达些许关心。先生不愿直面便罢,何必话中带刺呢。”

“我亦是关心温皇。”

透着凉意的语气与内容丝毫不相称。温皇却深以为然地应了声。

“我确实很需要先生的关心。毕竟,打算帮某些不入流的晚辈诱拐我心爱的蝴蝶者,可是先生的弟子。”

气息由远及近,并不给人反应的时间。擦镜的动作顿住时,那双眸较狭却仍是温雅俊美的面容已然近在眼前。

“先生你说……”

话音一出,吐息扰得特意隔在两人之间的羽扇细细震颤。默苍离甚至能感觉到羽毛轻柔地抚过鼻尖,伴着淡薄的温热。

即便有物遮掩,他仍能想象出羽扇背后那片唇上扬的弧度。因为带着笑意的话已飘入耳中。

“你该如何补偿我?”

一个拐弯抹角求爱的故事

温默。温默。温默。注意避雷。
角色是金光的,ooc是我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雨淅淅沥沥地下着,砸在琉璃珠串上发出沙沙轻音,间或夹杂着珠串相击的清越声响,似恋人在耳畔或轻或重的絮语笑谈。

对温皇给出的这个比喻,默苍离是嗤之以鼻的,但他面部表情纹丝不动,连擦镜的动作都没有一丝停顿,仿佛根本没听见温皇所言。

“哎呀。”

温皇侧身躺在木雕长椅上,一手撑额,一手摇着羽扇。即便对方的反应在其预料之中,他仍是半真半假地喟叹一声:

“策先生难道不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吗?就像……”

他说着,从躺椅上起身,慢慢悠悠凑到默苍离身后,故意将绵长的气息呼在人耳畔,压低诱人的嗓音继续未完的话:

“这样。”

默苍离皱了皱眉,偏头拉开一段距离。手中动作不停,凉丝丝的话语伴着绢布摩擦镜面的声音在空气中荡开:

“默苍离只是默苍离。”

“哈。”

既然已经令人开了腔,温皇自然从善如流地改口:

“那么苍离先生以为我的比方如何?”

这次回应来得很快,简洁利落,如剑锋将什么看不见的东西一斩两断。

“不如何。”

温皇不以为怵,反倒兴致更盛的模样,狭长的眸子半阖,掩住倏然闪过的一丝炽芒:

“哦?何故?”

“其一,雨声似何全凭听者主观联想,若想与他人取得共鸣,自然需要以共同了解的事物为比方。而以恋人做比方无法引起吾之共鸣。其二,你我非是恋人,故作亲昵的举动并无论证之效。”

长串的话自默苍离口中连续不断吐出,气势咄咄逼人,语调却平淡得让人清晰地意识到——他觉得无趣。

他终于抬眸直视依然悠然摇着羽扇的蓝袍人,缓慢而规律的擦镜动作没有一丝紊乱,只用陈述的语气问道:

“如此基本的话术,温皇会不懂吗。”

对此,温皇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。

“犯这种不值一闻的错误,温皇只好想方法补救了。不如……”

刻意的停顿成功让对方手上动作暂歇,温皇这才满意地款款续道:

“你我即刻成为恋人,这些问题便都可以解决了。”

月色(蝶月)

•一篇假的情人节贺文。
•时间线大概是蝶月一家刚返回苦境的时候。
•强行情人节。
•ooc
•本来想开车的,可是…_(:з」∠)_
•咳…以后有机会会补的。

冰轮高悬中天,本该是夜深人静的时候,林中却不断传出细微的薄翼卷风声,似有群蝶伴着清风朗月翩然起舞。许久未见人烟的阴川蝴蝶谷终于因主人的回归重新焕发点点金光。

“蝴蝶君,你非要往阴川撒黄金不可吗?”公孙月侧对着蝴蝶君一展折扇虚掩面容,一副不忍再瞧的模样,可扇后露出的一双凤眸却分明含着星星点点的笑意。

蝴蝶君左瞧瞧右看看,觉得黄金撒得差不多了,这才满意地一拍掌答道:“这儿可是我们的爱巢,当然要金光灿灿才符合我们的身价嘛。”

言毕一个旋身,蝴蝶君执起公孙月双手与其交握,挪开碍事的折扇,垂首两相对视,湖蓝的眸子倒影出月色下气质温雅却揉杂着魅惑的女子——他的妻子。

在这个他曾经独守了十八年的旧居,执着爱慕之人的双手,蝴蝶君蓦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心底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:

我的阿月仔,真是…看多久都看不够。

被蝴蝶君这样深情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,饶是与其夫妻十数载的公孙月也撑不住。在暧昧气氛渐浓之时,她不动声色地抽回双手,侧身避过灼人的视线,轻咳道:“苦境的夜色,真是久违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蝴蝶君应了一声。

公孙月见蝴蝶君竟难得没有继续纠缠,反倒略感诧异地扭头看他。只见他的目光依然胶着在她身上,唇畔噙着笑将未说完的话道出:

“苦境的月色,也是久违了。”

公孙月秀眉一挑:“哦?那这久违的月色如何?”

蝴蝶君近了一步,从背后伸手环住公孙月腰肢,凑到她耳畔回道:“光华胜珍珠千粒,瑰艳过黄金万两。”

熟悉的温热气息抚过耳廓,公孙月不由生出一阵细微的颤栗,却并无推拒。闻言不由失笑,只给予两字评语:“铜臭。”

言毕身子往后靠了靠,寻了个舒适的姿势窝进蝴蝶君怀里。

蝴蝶君揽得满怀温香软玉,只觉得自小憧憬的漫天月华此刻都落在了自己怀里。他垂首,面颊蹭过她细软微凉的发丝,而后轻轻在她脖颈印上一个吻。

——————没有车嘻嘻嘻。——————

“蝴蝶君。”公孙月陷在被褥中平复着喘息,欢爱过后的声音带着难以言喻的慵懒沙哑。

“嗯?”蝴蝶君抱着她一边回应一边把被子往上扯了扯,将她裸露在空气中的手臂掩好。

公孙月想了想,用了个委婉的说法:“今天是个不错的日子。”

蝴蝶君自然是不会忘了情人节——这个来自故乡的节日。他思来想去很久,觉得这些年以来,项链、戒指、玫瑰花、烛光晚餐等他通通送过一遍,早已算不上惊喜。最后他才决定同阿月仔和小月仔返还苦境,回到这个他们相遇相知相爱的地方。

但这着实称不上礼物,也不符合他金蝶的风格,便干脆不提。却没想到公孙月会主动提起。

他看向公孙月的双眸,她琥珀色的瞳孔像是蕴着香醇醉人的美酒,潋滟着漾开一圈笑意。

她说:“我很高兴。”

顿了顿后,她继续道:“我…”

剩下的话被蝴蝶君的吻堵了回去。

他们交换完这个热情而细致的吻,便不再言语,也不再动作。只是温柔地相拥。

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银霜与朱瓦

*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。
*心情不好于是胡乱写个东西冷静。
*没写完就当存梗。

寒霜降在了泛着青黑的朱瓦屋檐上,薄薄一层银白在黑夜与黎明的交汇处闪着细碎的光。
东方遥远的山峦在雾气中连绵起伏,宛如泼墨。随着天色渐亮,峰顶逐渐泛起橙色,周边天幕也染上赤色霞光。太阳攀上峰顶冒出了个尖儿。
浅淡的阳光懒散地洒落在白霜上,亮白的光披上一层橘色。屋檐上初现一个朦胧的身影,似虚似幻。
……

嗯。给媳妇儿画的人设。
画渣。要努力变强。

沉迷霹雳。
补了闍城血印和剑踪,末世录快补完了。
再补完龙城圣影就能继续补剑踪后面的了。
有进度差不多的道友或者新老剧都看过的dalao和我玩吗?
想要道友。想要道友。想要道友。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

渣了只被迫古装赚经费的小蓝。(bu)

【奈因】You Are My Whole World(1)

原著向√


基本上都是斯雷因视角√【伊总到底在想什么呢~


更新时间不定√【抗战高三QVQ


篇幅不定√【应该不会有很多,不然容易坑……


总觉得会有很多漏洞……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Chapter 1

        幽闭的空间极静,只有浅浅的呼吸声回荡,墙角的照明灯散着暗淡的橘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斯雷因·特洛耶特,出来。”狱警的声音从门外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蜷缩在床上斯雷因微微皱了皱眉,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那家伙又来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斯雷因一点都不想从冷硬的床上坐起来,不想走出这间封闭的囚室,不想穿过能看见蓝天白鸽的走廊,不想见到那个从容冷漠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没得选择,尽管在监狱里待得脑子浑浑噩噩的,但自己的身份和立场他还记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两个狱警的监视下,斯雷因站了起来,很少活动的身体有些僵硬,迈了几步后才还算自然地走出囚室。

        斯雷因的囚室位于地底——是独一无二的隐蔽囚室,出来后三人从金属楼梯迂回而上,金属门扫描了狱警的虹膜后才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是空荡荡的走廊,明知道没有意义,但斯雷因的目光还是忍不住被走廊唯一的囚窗吸引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廊依旧阴暗,衬得囚窗那部分异常明亮,大概是下午,监狱里一向阴冷干燥的空气中腾起些许热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地上那一大块光斑突兀又刺目。斯雷因的影子在其中稍微顿了顿,然后又缓缓地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监狱并不小,走廊设计的错综复杂,但斯雷因已经能轻易辨认去接待室的路线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寂静,明明监狱中关押的囚犯并不止他一人,但似乎无论何时,监狱都死寂如一座空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进去。”到达目的地后,狱警打开接待室的门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斯雷因在门打开时下意识地眯起了眼,接待室的光线太亮了,来过很多次他依然不习惯。但这次的接待室却意外的很暗,灯是灭的,窗帘也遮得很严实。

        熟悉的人影坐在桌边,面上覆着一只黑色的眼罩,神色是一如既往的漠然。青年的视线并没有对着他,而是盯着摆在桌面上的棋盘。

        察觉到身后的门关上了,斯雷因默默地坐到对方的对面,神色同样冷淡,但多了一份死一样的沉寂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,两个人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盯着棋盘的青年过了很久,终于挪动了棋子。斯雷因瞥了一眼,是绝妙的一步,胜方已经很明确了。青年确认败方没有反扑的机会后终于抬起了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开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斯雷因愣了一瞬后才反应过来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声轻响后,强烈的光线笼罩了幽闭的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眼睛适应这种光强后,斯雷因才睁开了眼。真难得,这家伙会提醒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斯雷因调侃似的开口:“今天又要怎样?监督我吃饭吗?界冢伊奈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秒,这显得太过轻松的语气就把斯雷因自己吓到了,他怎么会用这种语气说话?

        在进入监狱的那一刻,他的心就已经淹没在了自己的罪孽中。只是因为女王的期望,他才活着,但也只是表面意义上的活着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现在他居然用着如此轻松的语气对着界冢伊奈帆——自己的死敌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发现这一点的斯雷因立刻抿了唇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对面收拾棋盘的伊奈帆也顿了一下,随后继续沉默地把棋盘收好,放进摆在身边的箱子里,又从里面取出一只保温杯摆上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里面是药汤,喝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斯雷因皱起眉,连打开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,明确地表示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伊奈帆没有反应,他一向都不理会斯雷因的意志。

        气氛再次凝固,两人相互僵持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是没了耐性,但更有可能是有其他事要做的伊奈帆站起身,把保温杯打开推至斯雷因面前:“快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伊奈帆的强硬激起了斯雷因的反抗心态,他抬起头冷冷地注视伊奈帆:“你做的这些根本没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应他的是更加冷冽的目光和淡漠的语气:“意义在于你必须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斯雷因哑然,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,但他完全不在乎,说得更准确一点是喜闻乐见。因为他已经无法忍受了,无法忍受经过走廊时面对天空的痛苦和仅存的那点卑微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,斯雷因·特洛耶特最后的希望只不过是死亡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清楚女王的仁爱,所以他不会自杀。但身体会在见不得光的地方慢慢腐朽,这是必然的,这也是满足他希望的唯一途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界冢伊奈帆——他的死敌却要将这唯一的途径粉碎。

        强烈的光线也无法驱散斯雷因心中涌动的黑暗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双名为憎恨的手从黑暗中探出,再次抓住了斯雷因垂死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露出这样的眼神,现在的你什么也做不到。”伊奈帆直视着斯雷因,简单明了地指出斯雷因的处境。

        斯雷因憎恨和绝望交织的眸异常黯沉,他当然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到,正是这种无力感让他怒到极致,几近失控。

        很久不曾激烈过的情绪翻涌而上,借由肺部的气体冲出,斯雷因开始抑制不住地猛烈咳嗽。

        伊奈帆只是漠然的看着他,意志坚定:“药汤你必须喝掉——如果你不想你的身体孱弱得无法反抗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斯雷因咳得面色涨红,弯下了腰,但浅金色发丝下,微挑起的眸中蕴着明显的敌意。 

        咳嗽声慢慢止住,斯雷因坐直后抬头直视伊奈帆,喑哑的声音从喉咙深处挤出:“你说的对,我必须活下去,我没资格死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 语毕,斯雷因拿起保温杯,仰头喝尽了杯中的药汤。有一丝汤水顺着他消瘦的下颌滑落,留下一道褐色的水痕。 

        放下杯子,斯雷因利落地站起身,几年前比伊奈帆高挑的身材如今已落了下风,但除了略显单薄外难以看出有什么不妥。也就只有观察细致的伊奈帆能看出他的躯体开始从内部腐朽。他对这种恐怖的观察力厌恶极了,却又无可奈何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了吧。”斯雷因口气生硬地对伊奈帆说——没有伊奈帆的允许,他没有踏出接待室的权力。 

        伊奈帆点了点头,发送信号给守在门口的狱警。 

        门很快从外面打开,斯雷因毫不犹豫地转身,腰杆挺得笔直地走出去。身后有收拾器皿的声音,但斯雷因没有一丝回头的欲望,他只想快点离开,离界冢伊奈帆远远的,最好再也不要见到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紧绷的躯体一回到熟悉的封闭囚室中就支撑不住了似的倒在床上。斯雷因像松了一口气般轻轻叹息,但很快又有烦闷焦躁的情绪涌了上来。 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今天的自己临近崩坏了,原本已经忘却了的情绪纷纷在脑中叫嚣—— 

        这也许不是崩坏,而是活过来了也说不定。 

        发现自己居然有这般荒诞的想法,斯雷因一点也不觉得好笑,随之而来的反而是拼命压抑在心底的慌乱无措。 

        活过来,对现在的他来说,真是再可怕不过的字眼。 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该怎么办。伊奈帆还会来找他,这是毋庸置疑的,可他没有任何办法阻止伊奈帆。 

        沉寂多年的大脑中思绪纷杂,纠缠在一起,形成一个无解的结。他想理清却无从下手。 

        头渐渐疼起来,并愈演愈烈。斯雷因沉默地缩在床上,觉得刚喝下去的药汤在胃里翻滚搅动,难受得他想吐出来。脑袋很快糊成一团,混乱的思绪也融化了,沸腾的大脑像是使用过度般重新沉寂下来,陷入了黑暗。 

        --TBC--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斯雷因已经被囚禁了好几年了√

伊奈帆不定期来探视,是斯雷因这几年唯一能见到的人(除狱警),所以伊奈帆对斯雷因来说是不一样的√再加上精神上的折磨,稍微有点病态了的斯雷因的情绪开始波动√

这就是文的起始点哦~前面死气沉沉的部分是跳过了的√

【更新缓慢、更新缓慢、更新缓慢——重要的事要说三遍

  • 嗯?!花江夏树和小野贤章?!这不是伊奈帆和斯雷因的声优吗!!!而且貌似配的都是主角!我还以为没有机会看到他俩在同一部番里主役了呢……没想到这么快……

  • 伊奈帆CV花江夏树此番中配的角色【星谷悠太】:是个面对任何困难都能保持开朗乐观的气氛制造者。(笑)

  • 斯雷因CV小野贤章此番中配的角色【那雪透】:对任何人都保持亲切的微笑。被星谷的乐观开朗所安慰,对此感到憧憬。(笑)

  • 图里没有女生,貌似不是逆后宫漫(?)

  • 没有女主那一堆男生不就……嘿嘿,感觉又有本子了~

感觉这个番可以追⁄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⁄【←追番先看CV的人